沉迷kkw美色

目前沉迷魔道忘羡

【忘羡】小黑狼与小白兔(下)

故吾念之。:

     仙兔叽x黑狼羡  


    终于拥有一个完结产物了!!!


    前文链接:(上)  (中)


     01.蓝忘机正在静室中批改小辈的笔记。


    忽听见门外有门生唤他。声音磕磕巴巴,急迫中又带着一些慌张:“含…含光君!”


    蓝忘机放下笔,拂了拂袖袍,起身开门,淡淡道:“何事如此惊慌。”


    那名门生见到他,神情更为慌乱,道:“含光君!这、这实在是大事不好了!您带回来的那只小狼,它、它……”


    蓝忘机神色一凝,道:“如何?”


    那名门生支支吾吾半天,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说了下去:“它…它把您种在后山的千年龙胆花给咬了!”


    蓝忘机闻言,非但没有动怒,反而松了一口气,神色明显缓了下来,道:“无事。过几日再去移栽几株便可。”


     那门生听蓝忘机这么说,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这千年龙胆花产自琅琊一带,蓝忘机精心栽培了好几年,十株中仅有三株存活。这新来的小狼崽一口下去便是一株,岂是仅仅再移栽几株就能解决的?


    但蓝忘机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纵使有千万种不甘,但还是应过一声,便告辞了。


    蓝忘机在原地静静地伫立一阵,思索片刻,闭上眼睛,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并起,抵在太阳穴处。


    须臾,他睁眼,迈开步子,向一个方向走去。


    02.魏无羡此刻正在膳房。


    偷吃。


    它在一个个码得整整齐齐的食盒中东翻西翻。翻到没见过的小点心,就扒出一个来试吃。吃到合自己胃口的,就多扒几个码在一旁。觉得难吃的,就“呸呸呸”几声,扔到一边,继续翻下一个。


    这些点心做得很小很精致,刚刚适合一口吃掉。魏无羡这十几天住在云深不知处,吃睡都与蓝忘机在一块,尝了很多以前没见过的小吃食。这点心好吃是好吃了,可惜就是吃不够。于是在此地观察了几天后,今日它便趁蓝忘机不在,偷偷摸摸地潜入了这里。


    它正翻得辛苦,忽然耳朵一竖,猛地将埋进食盒里的头抬了起来。


    脚步声!


    这可真是不巧。那脚步声听上去不疾不徐,越来越近、越来越响。魏无羡左看右看,立马瞅准了一个位置。在将自己藏起来之前,它还不忘从自己堆在一旁、成了座小山的糕点中捞上一把。抱牢了,才从桌上往下一跳,急急地躲到一只大水缸后。


    几乎在它藏匿好的一瞬间,门就被人从外头打开了。


    那人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几分钟都没有动静,大概是被眼前乱糟糟的景象给镇住了。


    魏无羡一屁股坐在地上,背靠水缸,露出了白白的肚皮。它有些得意地勾勾嘴角,支起耳朵,听得那人缓着步子走了几下。它正拈起一块卷心酥放进嘴里,那人突然开口,叫了它的名字。


    “魏婴。”声音清冷出尘,又干净无比。是它这几天最常听到的。


    魏无羡喉咙一噎,惊得毛都给炸了起来。它捶捶胸口,努力把点心给吞了下去,心里暗叫不好,又奇怪蓝忘机怎么这个时候会出现在这里。它悄悄地往里挪了挪, 一步尚未迈完,安安静静地垂在一旁的尾巴就被人用两根手指轻轻巧巧地捏了一下。


    魏无羡:“嗷!!!!!!!!!”


    它猛地把尾巴抽回来,死死抱住,用自以为凶巴巴的眼神去瞪蓝忘机,吼道:“不许碰我的尾巴!”


    蓝忘机不置一词,俯身将它抱起,抬眸看看四周,微微有些无奈:“怎么弄成这样。”


    魏无羡被当场抓包,多少是有些心虚的。它心想就算是被扔出去,那也得吃个够本才行。于是又赶忙往嘴里塞了几块鼓着腮帮子拼命嚼。


    蓝忘机默默地看了它一阵,不由得感到好笑,平素用来抚琴焚香的手微抬,伸出去轻柔地替他抹掉了嘴边的残屑,道:“慢点。不和你抢。”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忽然之间有点良心发现。它低下头,在怀里翻找一阵,好不容易才掏出一块儿相对完整、还没有被压碎的糕点,伸直爪子,也就举起了一点儿,说话含含糊糊的:“吃吗?”


    蓝忘机盯着那块糕点,几秒钟后,缓缓开口:“吃。”继而低下头,就着魏无羡的爪子,轻轻地咬走了它手中的薄荷糕。


    “喜欢吃这个?”蓝忘机挥挥袖袍,食盒各自归位,桌上残留的碎屑都被扫了个干净,场景瞬间就恢复了原状。


    魏无羡呆呆地瞪大眼睛,伸长脖子,目光越过他的肩头向后看,惊奇道:“你怎么做到的?太厉害了吧!”


    蓝忘机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坦然地接受了它的赞扬。


      03.蓝忘机来到藏书阁中,将魏无羡放置在桌案的另一边,从架上抽出一本书,端端正正地坐在案前,一页一页地翻。


     他对魏无羡道:“你在这坐一会。不要乱跑。”


     魏无羡拨了拨笔架上的笔,从桌案上一跃而下,就势打了几个滚。它趴在地上,道:“好凉快。这是哪?”


    “藏书阁。”蓝忘机道。


    魏无羡“哦”了一声,绕着书架边走边看。它总感觉有一道目光时有时无地落在了自己身上,但是一转头,这目光却又彻底消失不见了。


    如此几次,魏无羡终于耐不住了。


   他小跑到蓝忘机跟前,俩只前腿搭在蓝忘机的手上,凑上前去,歪头看他:“蓝湛?”


    蓝忘机翻着书的手一顿,抬眼看向它,却沉默了好一阵都并未说话。像是在斟酌着该怎么开口。


    忽然,蓝忘机身后的窗口,探出了一个圆圆的、有着长长的耳朵的小脑袋。


    魏无羡面对着蓝忘机,一眼就看见了那只探头探脑的小家伙,眼睛瞬间一亮:“兔子!”


    蓝忘机回头看去。这只兔子是专门来找蓝忘机的。它在窗口踌躇一阵,似乎是很想过来找蓝忘机玩,但是它又没见过魏无羡,所以对这个陌生人感到有些害怕。


    魏无羡显然没有意识到这点,反而有些兴奋地对蓝忘机道:“它站在那儿干嘛?叫它过来呀!”


    蓝忘机欲言又止地看了魏无羡一眼,转过头,对着兔子招了招手。


    兔子见状,虽然还是带着点犹豫,但还是开开心心地跑了过来。窝进了蓝忘机的怀里。  魏无羡一下子站了起来,十分有兴致地迈开步子,想过去看看它。但那兔子立马有所察觉,将埋在蓝忘机怀里的头抬了起来,充满戒备地看着它。 


    魏无羡总算是明白自己有多遭人家嫌了。它只好站定在原地,去问蓝忘机:“它不喜欢我?” 


    蓝忘机连忙道:“不是。”想了想,揉揉兔子的头,在它的耳边低语了句什么。魏无羡看见那只兔子的右边耳朵抖了抖,然后蓝忘机就将怀里的兔子轻轻托起,身子微微前倾,递与魏无羡。


    蓝忘机嘱咐道:“不要乱玩。轻点抱。” 


    魏无羡瞬间又恢复了精神,立马应下:“好好好!”然后忙不迭地接了过来。 


    那兔子有些不满地看了它一眼,蹬了蹬腿。魏无羡笑嘻嘻地将它固定在怀里,疯狂地揉了一阵,得意地道:“怎么?你躲什么?躲得掉吗?最后还不是落到我手里了?” 


    那兔子被它揉得毛都乱了。蓝忘机看它这可怜巴巴的样子,忍不住出声提醒:“轻点。”


    魏无羡嘴上应着,手却半点不停。揉着揉着,它道:“蓝湛蓝湛,你看这只兔子,像不像你?”


    蓝忘机闻言,脸色一沉,冷声道:“不像。”


    魏无羡想了想,又点点头,同意了他的说法:“对,是不像。你之前都是乖乖给我抱在怀里揉的。哪像这只,这么好动。”


    蓝忘机淡淡道:“你和它一样。”


    魏无羡听他这么说,乐得仰头大笑一阵,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对蓝忘机道:“蓝湛,你现在怎么都不变兔子了?”


    蓝忘机把书翻过一页,道:“灵力已经恢复,不必再用那种形态。”


    魏无羡地道:“那多不好啊!我还是想你变成兔子。”


    蓝忘机问道:“为何?”


    魏无羡忿忿地道:“以前你是兔子的时候,我比你大,随随便便就可以把你抱起来。现在你比我大多了,反而是你来抱我了。”


    蓝忘机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微不可察的弧度,太过微小,很快又消散了。他顿了顿,道:“我抱你,不好吗?”


    魏无羡想了想,道:“好是好。但是我也想抱你嘛。”


    蓝忘机道:“会有机会的。”魏无羡眼睛一亮:“这么说你还会变成兔子?”


    蓝忘机道:“再议。”魏无羡听了,立马不干了。它将兔子往旁边一放,扑上去闹他:“我不!你快点答应我!”


    蓝忘机不动声色地把魏无羡抱在怀里,并不回答。只将它扶稳,牢牢固定住。


    魏无羡挣扎不能,动作不能,心里默默地哀怨了一下。但是它转念一想,又觉得其实这样靠在蓝湛怀里也还挺舒服的。最终还是妥协,顺势靠在蓝忘机的胸前。


    那兔子看见原本属于自己的位置被另外一个人占据,急得要上来。但是因为之前的惨痛经历,又不敢随意靠近魏无羡,最后只能绕着俩人转来转去。


    魏无羡乐不可支,毫不留情地嘲笑它:“怎么样?嫉妒吧?嫉妒也没用,蓝湛是我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捏了捏它的耳朵尖:“坐好。”


    魏无羡捂住自己的耳朵:“蓝湛!!”


    蓝忘机低下头,道:“嗯?”


    魏无羡猝不及防与他对视,那眼神依旧是淡淡的,却看得魏无羡瞬间就焉了下去:“啊没…没啥。”


    蓝忘机点点头,移开目光,继续看书。


    魏无羡倚在他怀中,看着在一旁气得跺脚的兔子,忽然问道:“蓝湛,这只兔子也可以变成人吗?”


    蓝忘机眉间微微一动,道:“嗯。”


    魏无羡问:“怎么变的?”


    蓝忘机道:“到达特定年纪之时,服用洗髓丹。”


    魏无羡抬头看蓝忘机,问道:“我也可以吗?”


    蓝忘机猛地低下头,直直地看向魏无羡。那目光有些炽热,魏无羡竟还隐隐能从中读得出几分期待。它被看得莫名有点紧张,问道:“…怎么了?”


    蓝忘机定定地看了它一会儿,轻轻问道:“你想变成人吗?”


    魏无羡被他这个眼神弄得有些晕,勉强定了定心神,问道:“做人?做人干什么呢?”


    蓝忘机道:“你可以不用怕猎人。”


    魏无羡道:“我躲得掉。”


    蓝忘机道:“可以长高。”


    魏无羡耳朵一竖。


    蓝忘机抿抿唇,想了想,又道:“你可以喝天子笑。”


    魏无羡一下子蹦了起来。


    前几日,蓝忘机带魏无羡去彩衣镇玩。魏无羡没见过人类的市集,哪都觉得新鲜,见到什么感兴趣的小玩意,都要买一个。亏得蓝忘机也由着它。突然,街上飘来一股它从未见过的香味,正是天子笑。


    魏无羡是只狼。没见过有哪只狼喝酒的。但蓝忘机又拗不过魏无羡,于是只好买了一碗,用手指沾了几滴给它解解馋。


    从此魏无羡就记上这个滋味了。


    魏无羡眼睛贼亮贼亮,道:“可以喝一坛?”


    蓝忘机点点头。


    魏无羡道:“三坛?”


    蓝忘机点点头。


    魏无羡道:“十坛!”


    蓝忘机拍拍它的头:“不行。”


    尽管如此,魏无羡心里还是美滋滋的。想着自己化了人形后到处跑到处玩的逍遥日子。


    突然,它又想到了一件事,道:“可是我没变过人。你们都是要用筷子吃饭,穿很多层很多层的衣服的吧?这些我都不会做。”话毕,带着点期待去瞅着蓝忘机。


    蓝忘机道:“你留在云深不知处。我照顾你。”


    魏无羡惊喜道:“我可以留在这儿?”


    蓝忘机眼神瞬间柔和了下来,好似蓄着一汪清泉:“对。”


    “想留多久留多久?”它又问。


    “对。”蓝忘机道。


    想了想,又道:“你愿意吗?”


    魏无羡扑了上去,大声笑道:“愿意!我当然愿意了!蓝湛,你真是太好了!”


    蓝忘机默默抱紧了它,道:“嗯。”


    阳光透过纸窗照射进来,打在魏无羡和蓝忘机身上 。魏婴的笑声和这阳光,洒在了云深不知处的土地上。


    蓝曦臣经过的时候听到了这笑声,也忍不住摇摇头,笑了。


    有魏婴在的云深不知处,又是非常热闹的一天呢。



     END



 
   
   


   


   


   

评论
热度 ( 339 )

© 沉迷kkw美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