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kkw美色

恐全员基设定,热爱漂亮小姐姐

【忘羡】寤寐1(娱乐圈paro双向暗恋)

かたすみ:

-已经有万字大纲了


-姑且算个引子切入


-521快乐!曲终人不散!




初秋的阳光还留着夏日的残热,朦朦胧胧的光晕里融杂着魏无羡坐在窗台处时飞扬起的浮尘,他无意识地盯着灰尘纷纷扬扬,蓦得就觉得眼前模糊了起来,想起了几天前半夜的那个几近无声的电话。




这阵全网黑的风潮似乎是无穷无际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魏无羡仿佛看着那些所谓正义的陌生人,所谓粉转黑的跳脚者,嚼着人血馒头洋洋自得的,披着人皮面具无尽嘲讽的,高扬着树大招风、墙倒众人推旗帜的,从始至终只等这个时机咬他一口,几欲把他吞没在这腥风血雨里头。




“融几首曲啊,实锤都出来了还有人帮忙洗地!”


“真是恶臭老祖粉,纯路人,看不惯这种到处ky乱吠的行为了。”


“真是你圈第一营销鼻祖了,首单不都是通稿吹出来的么,早就被扒烂了好吗。”


“私生活也很乱啊,睡遍小嫩模,居然还真的有粉丝护着,被沙子迷了眼吧?”


“你看看独立音乐人一个一个被摁着头道歉,下次轮到谁呢?让我们拭目以待你圈msl的把戏(微笑)”


“整容成那样了还有人吹颜?早点挂眼科或者原地爆炸吧!”




这些仅仅是冰山一角。




他以为他会习惯,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却是最为盛大的一次。“一切都会过去的,在娱乐圈你要习惯闭眼天上睁眼地心。”身边的人几乎都在这么和他说,但直到在温情告知他暂时不用接通告不用接CM,姑且休息一阵的时候,才感觉到自己如释重负,而随之而来的则是漫无边际的失落与苦楚。




他太想念练习生那阵,跟聂怀桑躲在公司分配的宿舍单间里看小黄书、跟江澄打打闹闹却总有人替他收拾残局、变着法子和蓝湛闹腾,看他耳尖泛红、手足无措再恼羞成怒的小正人君子模样的日子了,太想念刚出道那时候舞台灯光闪烁、回头总能对上蓝湛在灯光下格外明亮的双眼给予的安心与满足感,宣番时候嘻嘻哈哈、摄影棚里其乐融融的氛围——




所有的快乐都伴随着单飞那刻戛然而止。


而黑夜总是漫长的。




前几天晚上魏无羡在床上辗转反侧,手机在枕畔的震动立刻麻痹了他的神经,如果是温情——他就挂掉电话,反正这位靠谱的经纪人总是不会责怪他,如果是温宁——助理那小心翼翼的口吻他也不忍心再听,如果是江澄——不可能会是江澄,单飞之后江澄再也没有给过他好脸色,如果是聂怀桑——也不会了,单飞之后这个一问三不会几乎销声匿迹,大约是被大哥管得更加死了,如果是蓝湛——蓝湛现在如日中天,又怎么会给他打电话。


而屏幕上的蓝湛两个大字仿佛刺痛了双眼一般,魏无羡有点手抖地点开接听,呼出的热气喷打在屏幕上,雾气却仿佛不限于屏幕,直至蔓延到眼底,他把手机拿到耳边,对面的悄无声息让他恍惚间以为蓝湛挂了电话,直到看到在通话中才回过一点神,魏无羡清了清嗓子,声音依旧沙哑,“蓝湛……”接着却不知道说什么了。




蓝湛却立即给了他回应,“嗯,我在。”


魏无羡感觉到了那无尽下坠的心被藤蔓温柔包裹住了,一点一点带着他向上攀伸至原位。




魏无羡开始讲起了最近——


试着做了菜,热油锅的时候水分没吸收干净,油蹦得到处都是;加了很多辣椒油,吃的时候想起了曾经宿舍外头的那家看上去油腻腻的,却格外好吃的湘菜馆,“以前拉你去你总说门禁不去,现在想去也去不了了”,魏无羡弯起了嘴角,讲起了一个人在家里喝酒,“要是天子笑能请我做代言就好了,我免费接,哈哈”,讲起了录制到一半就石沉大海的新专,“师姐让我去她那儿散心呢,我还不想见那个金孔雀,你还记得金孔雀吗,哈哈哈我跟你说……”




大半都是魏无羡在讲,蓝湛在听,偶尔单字音节“嗯”来做以回应。蓝湛开了床头的灯,光线柔和洒落在他冷峻的脸颊上,带上了无尽温柔与缱绻,而波澜不惊的眼神里也都是暖意与爱恋。片场封闭拍戏,他也是几天后才知道魏无羡的状况,心急如焚、心如刀割,想回去找他,却苦于理由和身份,才在夜晚看着联系人列表里的兔子备注发呆,手指一寸寸描摹,越是描摹,越是难以割舍,却没想到手指背叛意志,率先做出行动拨了出去,而对面也是超乎意外地很快接了起来。




他真的,好想魏无羡。


注册小号看对方的超话,转发对方的微博,保存每一张照片——咧嘴笑得无拘无束的、棚摄拍的帅气蓬勃的、机场接机戴着口罩面露倦容的、solo时候西装V领外露出一片光滑白嫩肌肤的,凡此过往数此种种填充了本就不太丰富的相册。年少不懂事藏起女孩送给对方的红色玫瑰,早就风干在初专的内侧封页,而他少年时期直到现在的爱恋,跨越山海走过数年也未曾消失片分。




红玫瑰是第一次接电视剧的时候一位像是叫罗青羊的小女星给的。蓝湛还能回想起那时候的魏无羡,笑得肆意而明媚,眼角弯弯地调戏抱着花的小姑娘——




“这玫瑰这么多,给我一支呗?”




罗青羊脸红扑扑的,却是与玫瑰相得益彰了起来,在蓝湛眼里也显得格外瞩目而心如针扎,拿到玫瑰的魏无羡把花随手插在了化妆间装着水的玻璃杯里,怒放的红色却在几场戏结束后销声匿迹,魏无羡问了几次,没人知道后倒也作罢,留下蓝湛看着加在台本的有些许枯萎的红色玫瑰进入自我厌弃模式。




他也想说玫瑰跟你很配,最好是我亲手送的,可这爱恋不可言说,只能在魏无羡替着罗青羊挡下温晁递来的酒之后,进入迷离状态时送他回房,掐着他的手腕红着眼想问的时候闭上嘴,在对方进入睡眠的时候轻轻留下一个只存在于额头上的吻——也几乎耗尽了蓝湛的全部勇气。




挂掉电话后的魏无羡仰头靠在柔软的靠枕上,深深陷入其间,看着透着窗帘洒落房间的苍凉月光,喃喃说道我好想你。




好想蓝湛。陪他练舞到半夜,却躲开他递着纸巾的手的蓝湛;总是说着门禁不跟他一起出去,却留着门给他的蓝湛;单飞前唯一一次的醉酒,眼神清亮咬住他手指的蓝湛——以及自己神使鬼差印在他唇上的那个浅淡的吻,浅淡到随着单飞那个夏季消逝,暑气消散,他与蓝湛,终究成了过路人,直至此次深夜看似突然的电话。




龟裂的土壤重获新生的雨露,而分离的地表也再次互相靠近。




魏无羡回到了练习生时候的宿舍,温情递钥匙的时候欲言又止,终究还是把钥匙稳稳当当地交给了他。




房间内依旧保留着曾经的样子,打开门的一瞬灰尘四散,魏无羡混沌间仿佛还能听到聂怀桑的求饶,能看到江澄嫌弃的眼神,能想象到蓝湛即便在沙发上看书也芝兰玉树的姿态,还有留在卧室墙壁上的撅屁股小人亲嘴画、偷偷藏在床底下的天子笑、被蓝湛揉成一团扔在纸篓里的纸条——




那是他的少年时代。




门又被打开,盯着窗外马路车流不息、人来人往情景的魏无羡转过头,就看到了在阳光里被浮尘裹挟的蓝湛,不是那个永远一丝不苟的蓝湛,现在的他额前的碎发微微凌乱,虽然扣子还是整洁地扣在最上面一颗,但细微的汗水顺着下巴滑落,空气中弥漫开一如既往清冷的檀香。




钥匙还握在他指节修长的手中。




魏无羡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他想问这是不是梦,蓝湛不应该远在国外拍外景吗,怎么现在就在他眼前,他想问是不是自己魔怔了,不然蓝湛此刻的眼神为什么会这么温柔,他想问的有好多好多,可都来不及说,直接从窗台蹦了下来,扑过去抱住了蓝湛,魏无羡想,只要他抱住我,我就——




蓝湛稳稳地接住了他,然后抱住了。




魏无羡把头埋在他的颈脖处,心想奇怪,这么冷的一个人,怎么怀抱就那么温暖,而所有的委屈在此刻如雪崩般滚落,他第一次这么想哭,“蓝湛。”他低声道了句。




“嗯。”蓝湛收紧了手,又安抚似的拍了拍他的背。


眼泪不受控制的,争先恐后地流了下来,弄湿了蓝湛的领口,魏无羡流着泪笑了笑,“把你衣服弄脏了。”




“无碍。”蓝湛轻轻抬了抬魏无羡的下巴,像是无奈,又像是痛惜般地用手指擦过魏无羡的脸颊,轻轻拭去泪痕,动作轻柔地就好像对待至高无上的宝贝。




魏无羡不争气地又想哭了,刚一抬头就感觉到温热的触感停留在了额头,蓝湛......是在亲吻他的额头吗?这算是他的安慰吗?他在蓝湛身上蹭了蹭,弯了弯眼睛,“能不能多讨要几个啊,蓝二哥哥?要是哭这么划算,早知道我多哭几次了。”




蓝湛破天荒地没有斥责他多嘴,魏无羡闭了眼,感觉到吻从额头滑下,落在了眼皮上,紧接着顺着泪痕往下,停下了脸颊边。蓝湛感觉到了怀里的身体僵硬了起来,遂轻轻放开了魏无羡。




果然不行,蓝湛想。就这样陪着已经是莫大幸运了,他不能太贪心。




魏无羡睁开了眼,朝着蓝湛笑了笑,果然是安慰啊,他想,再怎么亲密,也不过是朋友罢了。




“陪我喝点酒?”魏无羡扬了扬下巴,眼神都是期盼。




“嗯。”蓝湛点了点头,替他拍了拍身上的浮尘,理了理领子,打开了门。




“你先走吧,被别人看见了不好。”魏无羡拍了拍蓝湛的肩膀,示意他先下去。




“不丢脸。”蓝湛并没有动,看着魏无羡,眼里深不见底,


“你很好。”他说。




阳光也在这一瞬间落在了蓝湛的脸上——琥珀色的眼眸干净澄亮,就这么充满暖意地看着魏无羡。


你很好,蓝湛又在心里默默的说。


没有谁比你更好了。


你值得一切最好的。




——TBC——

评论
热度 ( 88 )
  1. 沉迷kkw美色かたすみ 转载了此文字

© 沉迷kkw美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