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kkw美色

TIM红罗宾,鹿爹,27,芭芭拉戈登,路飞,源氏皆本命,最近沉迷kkw美色,为美色势力低头

【忘羡R18】寤寐5(娱乐圈paro双向暗恋)

かたすみ:

-在一起了!撒花~


-秀宝我爱你,粗体部分来自原著~


-前文:【忘羡R18】寤寐1~4(娱乐圈paro双向暗恋1.3w字)


(五)


10月31日。




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




巨大的扁形椭圆的建筑由内而外发出莹莹白光,将周遭的黑夜包裹其间,上下汇合处的凹陷部分“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十个大字在黑色玻璃布景下也显得格外明亮。




魏无羡在化妆间看着镜子里头的自己,明明是自己喜欢的嵌着黑色亮片的敞领西装,明明还是那个镌刻着蓝家家纹,隐没在大片如墨之色中的耳钉,也明明是无甚大变化的发型和贴合肌肤的大地色眼影,他却越发觉得自己陌生了起来。




除了化妆师的悉索动作声之外,整个化妆间都没有声音,外头偶尔有熙攘之声落入这无边寂静,也没有让这边有些许热闹。




和蓝湛自从深夜一别之后也约莫有一个半月了,期间也没有什么联系,嘉宾席留着他的位置,也不知道会不会来。魏无羡还记得高中时代自己像块烂泥一样靠在蓝湛这堵纹丝不动的墙身上的样子,死皮赖脸地问他以后去不去自己演唱会之后,蓝湛那个超乎意料的回答——




“会。”




现在还会吗?蓝湛他......还会来吗。




这也是全网黑后的第一次公开亮相,魏无羡突然笑了起来,化妆师的手抖了一下,“哎你说……会不会连一半的人都没有坐满啊,”他抬了抬眼皮,“人没坐满我就不唱了~”,化妆师小姑娘本就不太适应魏无羡今天这个气压,听到这话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只是认认真真地往头发上抹啫哩。




“好好化妆,瞎想八想什么?温宁你看要不要找块抹布堵住他的嘴。”温情轻轻拍了拍化妆师小姑娘的后背,“问你演唱会要不要别开了,说继续的是你,现在硬着头皮也要干下去。”




温情顿了顿,魏无羡的微博账号自从全网黑之后一直是她在打理,转发、评论、私信里有很多不堪入目的辱骂,随便搜名字都能看到一大堆的黑料科普和漫无边际的黑粉狂欢,她有时候都会被气笑,这些黑粉怎么比粉还长情呢,是不是该给黑粉颁个锦旗什么的。




但在这些恶臭之间,善意与支持也不胜枚举。




公关能做的都做了,而人心是公关不了的。




后援会一次又一次的反盘,即便打不破造谣过几十万辟谣才十几万的固然定律——




但喜欢和爱永远不会被磨灭。




温情没有告诉魏无羡,场馆外的队伍又多长,她没有告诉魏无羡,那些小姑娘有多么欢喜雀跃,她没有告诉魏无羡,江澄转发了辟谣微博,聂怀桑转发了辟谣微博,金子轩转发了辟谣微博,娱乐圈的熟识都站了出来了,而蓝湛,她其实也搞不明白这俩个祖宗现在的状态,但是蓝湛发了演唱会门票,虽然是以分享图片形式的发表的。




她想告诉魏无羡,还有好多人好多人爱着他,但她更希望魏无羡能自己看到。




北京时间晚上八点,全场灯灭了,无数红色的应援棒和灯牌摇晃着,且闪闪发光。




而一瞬间,光束集中在了舞台中央。




魏无羡站在那儿,聚光灯打在他的身上,那么意气风发,就好像,就好像这个无亘黑夜里最亮的一颗星星,让人移不开眼睛。




他看到了,偌大的场馆座无虚席,他看到了捂着嘴拼命不让自己哭出来的粉丝们,他看到了应援棒汇成的灯海在眼前波澜万丈。




他听到此起彼伏的生日祝贺和声嘶力竭的呐喊,而这些呐喊与掌声的力量撼动人海,都变成同样响亮的三个字。




魏无羡。




“魏无羡我爱你!!”


“羡羡!!妈妈永远爱你!!”


“生日快乐宝贝!!”


“羡宝要开心!!”


……


 


男声女声交织回响在整个场馆,魏无羡深深鞠了一个躬,再起身时候的微笑和刚出道时的那个少年露出的丰神俊朗的微笑相重叠,闪耀得夺目,闪耀得无可替代。




“谢谢大家来我的演唱会。”他举着话筒眨了眨眼睛,台下又是一阵尖叫。




“嘘——”魏无羡调整了一下耳麦,食指竖在双唇之间,又笑得露出了白亮亮的牙齿。




前奏响了起来,是组合出道的第一首单曲。




那么青葱,就好像橙子汽水上头不断翻腾的泡泡,咕嘟咕嘟不断吐出少年活力。




台下的合唱声整齐得让魏无羡恍惚间以为她们是有备而来。




练习生时代的朝夕过往在身后巨大的屏幕里一一划过,还有温宁举着相机拍的不甚成熟的vlog,刚出道时期的第一场演唱会高倍速剪辑而过,在镜头下不断成熟的魏无羡,却又好像总是一如既往的魏无羡。




魏无羡唱着跳着,余光瞥向了嘉宾席,抱着手的,戴着紫色领结的江澄,挥着荧光棒跟着唱的聂怀桑,抱着睁着大眼睛的金凌的师姐,笑容温柔的和记忆里不差毫厘,穿着休闲服,眉眼间褪去了年少的骄矜,多了几分成熟与稳重的金子轩,戴着高沿帽,拿了两根应援棒嘴巴开合似乎在跟唱的金光瑶,朝着舞台晃灯牌的绵绵和搂着她肩膀的丈夫……




好多好多人都在。


好多好多爱意向他砸来。




下一首歌曲空隙间,魏无羡喝了一口水,汗水顺着有些发烫发红的脸颊落入黑红相间的单罩之间,清了清嗓子,在开口前那一瞬间又笑了起来,坐在舞台阶梯上,脸庞被亮色灯光铺洒得格外好看,清唱起了单飞后的第一首自己作词作曲的歌。




心里被塞得满满当当,唯独缺了没看到蓝湛的遗憾。


遗憾如同潮水般漫过心扉,魏无羡找了很多理由来解释蓝湛没有来的原因,又自欺欺人地把歌唱了下去,他闭上了眼睛。




然而不再是他一个人声音了,另一个如同冷泉混入热流般的,更为冷冽的声音慢慢加入了进来。


是蓝湛的声音。




魏无羡睁开眼,心疯狂地跳动,每跳一下他越觉得心脏都要从胸口蹦跃而出,扑在朝他走过来的蓝湛身上。




蓝湛朝他伸出了手,他覆手而上没有放开,并且握紧了。




魏无羡唇角慢慢勾起,轻轻晃着蓝湛的手,看着蓝湛在此刻格外好看的脸庞,在曲毕,灯光渐渐暗淡下去的时候做着口型,“你怎么来了?”




蓝湛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一眼,“你生日。”




“哦?那蓝二哥哥不说点什么嘛~”




“生日快乐。”




“有什么表示吗忘机兄~比如亲我一下之类的~”




台下哄堂大笑,口哨声、尖叫声、鼓掌声不绝于耳。




魏无羡忘记闭麦了。




蓝湛下了台,走之前在黑暗处抬手捏了捏魏无羡的耳垂,像是轻轻笑了一声,“我在。”他说。




那个夜晚之后蓝湛选择不去想,不去问,魏无羡要什么,他就给什么,只要他还给得起一天,他就愿意陪魏无羡一天。他不再刨根问底,不再反复询问自己魏无羡到底是什么心思,在对方找到能够相守一生的幸福之前,蓝湛自己能给的,他全部愿意给。




只要还能在魏无羡身边,看他笑,看他耍赖,看他难过,看他情绪变化,看着他就够了。




可是魏无羡没有再找他,演唱会的合唱也完全是温情的拜托和蓝曦臣问他去不去之后的一时冲动。




他也难得冲动。




演唱会也快结束了,蓝湛坐在嘉宾席看着灯光斑斓婉转,听着魏无羡略微嘶哑的声音,心有点麻木地抽痛。




他何尝不想放手一搏,将对方占为己有,只供自己一个人看着宠着教育着,可他知道只有在舞台上,在荧幕上,魏无羡才更能展示自己的光彩,更何况对方对他并没有那个心思。




“咳,今天谢谢大家来。”魏无羡坐在高脚凳上,长腿随意搭在凳子的架腿上,“想说的话有很多,哈哈。”




“希望接下来的话情姐听到不要打我,各位小姐姐小哥哥作证啊!”魏无羡勾了勾唇角,荡漾出一片笑容,台下应和着说好。




“嗯~怎么说呢,当然还是谢谢你们来~在座的各位来自五湖四海,今晚都在上海见面了,这也是一种缘分是不是?”




“能与你们相遇,也是我的缘分和幸运。”




“我妈说过的,你要记得别人对你的好,不要去记你对别人的好。人心里不要装那么多东西,这样才会快活自在。”




“你们对我的好,我都一并收着了。这段时间,大家都辛苦了。我有时候在想啊,我是不是找黑体质,”魏无羡目光看向嘉宾席,笑意更深了,“怎么我做什么都是腥风血雨的体质呢。”




台下一个男粉声嘶力竭地吼了句“不是”,本来都快要抹眼泪的姑娘们都挂着泪花笑了起来,魏无羡笑得拍了一下话筒,“这位大兄弟尊重一下我的唱歌事业好不好,哈哈哈。”




“一路走来,经历了很多,也还会经历更多。每一次我都在想,下一次会有什么样的脏水泼过来啊,而每一次都令我大开眼界。辩解吧,总有人说我狡辩,沉默吧,还是有人说我理亏。”




已经有姑娘哭得靠在了同行朋友的身上了。




“小姐姐们不要哭呀,你们要漂漂亮亮的。”




“我也想过放弃,当然啦,我是不会放弃的。只要我还在唱,只要我还在演,就不会放弃斗争。”




“我们现在算不算同甘共苦?希望以后有更多更多更多的甘甜,”魏无羡凭空画了一个大圈,“再没有那么多悲伤与难过。”




“你们看黑子们也很惨的,要跑在你们前面,还要绞尽脑汁想着怎么造谣,造谣来,造谣去,不还是那几套说辞?”




“下次集资给他们一面大锦旗好不好?”




“哈哈哈哈我当然是开玩笑的,你们不要破费。”




“慢慢过来,经历多了,会变得越来越好。”




“无论是亲朋好友们,还是我的粉丝们,我爱你们。”




“曲终人不散啦~安可环节过了!你们可怜可怜我今天生日好不好?我还要去向蓝湛讨香吻呢!哈哈哈哈好了好了,这次真的结束了,我们下次再见!回去路上都当心好,注意包包之类的,咳,”魏无羡抬手压了压颈椎,“好好学习!好好工作!”




后台。




蓝曦臣拿着一个白色册子和温情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看到魏无羡,笑着点了点头,魏无羡停下步伐,拉过蓝曦臣,低声道,“蓝湛.......他是特地为我来的吗?”




蓝曦臣不可置信地看着他,“魏先生,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在装傻?”




魏无羡也懵住了,心不可控制地突突跳了起来,看向蓝曦臣,嘴唇有点颤抖,此时金光瑶的声音插了进来,“魏大明星啊,慧眼如炬这么些年,看不出咱们的蓝湛对你的心思吗?”




蓝湛,蓝湛,蓝湛,魏无羡想着,我现在就要见到蓝湛。




“蓝湛在哪里?”他没头苍蝇一般地乱问乱走,脸上的妆还没有卸干净。




他看到了抱着一捧花站在转角看着他的蓝湛。




魏无羡不顾一切地往前跑着,扑在了蓝湛的身上,纯白的花瓣纷纷落了下来。




蓝湛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隔着一束花抱着他的魏无羡,单手抱着花,另外一只手扶着对方。




“蓝湛,你听我说。”




“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或者换个方式,喜欢你,心悦你,想天天和你在一起。”




“我没有开玩笑。”




魏无羡刚想举起手立誓,蓝湛松开了抱着花的手,狠狠把他摁进自己的怀里,声音有些哽咽,“喜欢你?”




“是!”




“心悦你?”




“是!”




“想……天天和我在一起?”




“是!”




花瓣散落了一地,明亮而纯洁的白色玫瑰落在地上见证着拥吻着的两个人。


蓝湛有些青涩,有些莽撞地吻着魏无羡,湿漉的舌尖进入对方微微张开的唇缝,继而纠缠了起来。




所有灯光灭了,不远处传来怎么停电了的声音和走动的脚步声,魏无羡胆子愈发大了起来,轻声道了句,“蓝湛。“就勾住蓝湛的脖子,描摹对方的唇形,轻喘着舔噬对方的牙齿,紧接着一只手往下滑着,摸进了对方衣内,指尖在腹肌上划着。




蓝湛扶在他腰上的手握住了魏无羡作乱的那只手,嘴唇再度压了上去,有些泄愤般地亲吻着。




慢点,这熟悉的黑暗,熟悉的亲吻力道,魏无羡猛地抬头,撞到了蓝湛的鼻尖,遂鼻尖相依,”蓝湛,蓝二哥哥,你是不是偷亲过我?”




“……”魏无羡伸手摸了摸蓝湛的耳垂,果然发烫,他哈哈笑了起来,“没想到啊!清心寡欲蓝忘机!也会有偷偷强吻别人的时候!”




“别说了。”




“为什么呀,蓝二哥哥,嘴长在我身上,我偏要说。恭喜你呀!那是我的初吻。”




第一次拍戏的片场,暴雨中的电路瘫痪,潮湿空气里的那个野蛮霸道的强吻,青涩的还未结果的爱恋。




在此时都得到了最好的回答。




而新的剧本静静拿在温情的手里,她看着黑暗中难舍难分的两个人,笑着叹了口气。




剧本的标题是四个黑黝黝的大字——




《魔道祖师》




——TBC——

评论
热度 ( 408 )

© 沉迷kkw美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