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kkw美色

目前沉迷魔道忘羡

【忘羡】坠甑不顾[重置](十三)

御寒的猫每天试图摸鱼中:

其余章节: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师徒年下


*双向暗恋


这样的婴灵,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无法准确判断。有时是一个胎儿成了恶灵,而另一个尚在懵懂。有时是同时生出了两个极邪恶的胎灵,还有时,一个主攻击,而另一个从旁引导,显得更为聪明。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双生子必须在同时击杀,否则其中一个感知到另一个危险,便会立即设法逃脱。


 


魏无羡向微笑小儿那边过去,蓝忘机那头则是聒噪的笑声。虽说确实是说不准究竟哪个更厉害,但就魏无羡个人的偏颇,总觉得爱吵的的一定比喜静的傻得多,爱发怒的比微微笑的更蠢。


便想也没想就朝西北角过去。


肉红色的婴灵见魏无羡朝他过来,眯缝了小眼睛,似乎笑得更灿烂些。一扭身便钻进林中不见了。


魏无羡又朝前几步,却见那婴孩仍是挂在树上,扭过头来看他一眼,之后身形一闪,再窜入叶中。像是在与他捉迷藏,还生怕魏无羡跟丢了。


既然如此,魏无羡便不打算再走了。站在当间,等着婴灵自行出来找他。


过了一会儿,那婴灵似乎发现了魏无羡不再跟进,身影慢慢从离魏无羡三尺远的地方显现出来。


魏无羡抱臂的双手垂放下来,唇角勾了勾,黑色靴尖踏过这不过方寸之间的小地方,摩擦过的矮草发出沙沙的轻响。


陈情不知什么时候已离了他腰间,修长的指节抚过笛身,又轻又快地打了个旋。


无形的威压释放出来,贴着树的小东西也不笑了,嘴角回落,慢慢变成刚刚出生的小儿那种皱鼻塌眼的样子。


在魏无羡距他还有一臂之距时,原本似乎被压得不能动弹的小儿忽然极迅速地跃起,在空中张开了双臂。掀开两片不知道能不能称作嘴唇的肉瓣,中间那道缝隙裂开,露出一口精钢似的尖牙。


同时粗狂的吼声震起林中深处一群飞鸟。


这小东西笑的时候静如处子,怎么叫起来这么难听。


魏无羡被他的吼声叫得一个激灵,眼看他就要扑到自己的心口,陈情稍举,在它尚未发育完全的四肢各打了一下,看起来十分轻巧,可那婴孩却已倒飞出去。


红色的肉团摔在地上,陈情出一声长鸣,好似打了一声唿哨,霎时间,肉团落下的那片土地钻出了无数只骨手。


这些骨手有白有黄,有大有小,有新鲜的有古旧的,有的也许是在土里埋久了,已经朽得不成样子,随便动一动都掉下一堆粉末来。


此刻这些骨手争先恐后地破土而出,仿佛期待着私塾先生点名抽自己背诵课本。这些参差不齐的骨手,抢在小肉团落地之前,七手八脚地把它捕了个严严实实。


魏无羡走过来在它身边蹲下,小婴孩挣扎着要扑向魏无羡,但丝毫没法摆脱身后禁锢它的囚笼。魏无羡将他用陈情点在地上,小东西畏惧地向后缩了缩,魏无羡挑了挑嘴角,有些无奈地道:“你和你娘真的像……”话音刚落,小婴孩左臂处咔嚓一声,抓住左臂的那根朽骨应声折断,利爪扬起一阵裹着粉末的灰白的风,钻向了魏无羡方才被匕首刺中的左边心口。


陈情横了一下,那红色小手碰在了陈情上,如此毫厘之间,重新补上的骨手又牢牢地把婴灵压回了地上。


魏无羡收了陈情,摸了摸胸,叹了口气道:“小娃娃,你是不是知道里面藏了什么,”


“你怕它,又想要它。不过我实话跟你说吧,那东西你要不起的,以你现在的样子,拿了它,立刻就会被它反噬。”


魏无羡心道:何况它都和我长一块儿了,把它挖出来,有那么容易么……


心中边想,手上却提着后脖颈拎起了这位小儿,愉悦地道:“跟我一起去找蓝湛吧。”


 


魏无羡走,那小儿便如同一个麻布袋似的左摇右晃,其间挣扎不休,无数次妄图反咬魏无羡一口,却总像驴头上的苹果——怎么也咬不着。


魏无羡抬腿跨过半人高的草,转瞬之间又被草丛盖住了小腿,那小儿见遍咬不着,看见了这旺盛的杂草,索性改变策略,死死地用牙咬住,用手脚缠住地上这些草。


魏无羡骤然发现腿抬不动,转过身见此情形,用了点力把那婴灵从草上撕下来,提起来在面前晃了晃。那婴灵恶狠狠地呸掉嘴里的泥巴草,魏无羡侧身躲过,对它的行为浑不在意。盯着它思索了一阵,道:“抓你的时候是不是用了鬼道的法子?……可不能让蓝湛知道,小古板知道了又要生气了。”


话刚说完,便听前面树林之中传来一阵高亢的人声:“蓝二公子,你快速速让开,这个胎灵本来是我们先发现的!”


魏无羡心道:这是哪里来的人,这么嚣张。


走上前一看,却见蓝忘机正背对着他,忘机琴已然解下,斜抱身前。蓝忘机对面,一群穿戴着盔甲的修士,面相倒是个个都平平无奇,没有叫人好记住的,甚至要分辨都困难。但他们露出的衣衫与家纹却分外显眼,一水儿的浅金色,左臂肩甲上纹着一朵富丽张扬的牡丹。


正是兰陵金氏。


蓝忘机和金氏之间,又有一只胎灵,肉红色的小身子伏在地上,四肢抓着地下的草和泥土,对四面八方龇牙咧嘴,还时不时发出低低的咆哮。


蓝忘机抱琴,半步不让,沉声道:“此灵为双生子。”言下之意,便是你们不能将它带走,必须等另一只胎灵一道过来。声音不大,却传入众人耳中,那面顿时开始窃窃私语,片刻,怀疑地道:“你怎么知道它是双生子?”


魏无羡听见这话,一时语塞。想不出对面那人居然还会怀疑蓝忘机在诓他。不过转念一想,蓝忘机虽然确实是古板守礼到了匪夷所思的的地步,但这些年都跟在自己身边,他的这些特质除了姑苏蓝氏鲜少有人知道。倒也算是自己将他雪藏了。


蓝忘机同样无言以对,那人又说:“即便是,那么蓝二公子独身一人,要怎么把两只胎灵抓住,一并处理呢?”


蓝忘机神色淡淡,道:“他能。”


魏无羡站在他背后,听这么一句毫无情绪的话,忽觉心头一热。就在这时,双方之间的胎灵忽然一翻身,众人都以为它要跑,却见他肚皮朝天,双手捧腹,桀桀桀桀地笑了起来。众人戒备,那胎灵发现众人都在看他,笑声戛然而止,又恢复了先前伏地对敌,龇牙咧嘴的样子。


魏无羡把手上的老大提起来问道:“老二的戏怎么这么多?”


老大微笑。


那人又道:“蓝二公子,这只猎物是我们先发现的,您稍后到来,却想独占,这不太好吧?”


蓝忘机仍是不肯退让。却见金氏众当机立断,瞬间齐齐整整地举起了佩剑,剑势连成一片,就要当场斩杀了圈中的老二。


蓝忘机神色一变,指节拨动忘机琴,冰蓝色的弦音顿时扩散开去。


正在这时,却见一团红色事物飞入圈中,众人尚未反应过来,便听圈内噪声大作,两个婴灵坐成一排,放声大哭。但因为恶灵与常人不同,哭喊全成了嘶吼。


魔音穿耳。


与此同时,一阵悠扬笛声扬起,一名黑衣青年从树丛之后踏出,一杆通体漆黑的长笛横在唇边,唇角一抹冷然的笑意,缓步走入圈中。


众人发现,小儿的嘶吼声停了,再回头一看,两个婴灵跪伏在地,瑟瑟发抖。


魏无羡走到场中,解了头上红绳,乌发散落下来,三下五除二把两只婴灵一道捆了,小儿玩具似的提在手上。魏无羡微微笑着,对众人道:“这么想要?几岁了都?至于吗?”面色一沉,又道:“这么想要,给你们就是了。”


话毕,将手一扬,手上系着红绳的两个婴灵便被抛出,金氏众没想过这一出,瞬间乱了。


两个被系在绳上的恶灵在空中飞旋,一柄流光溢彩的宝剑忽然越过众人头顶,将两个婴灵扎了个对穿,牢牢钉在树上。


金氏众忽然分出一路,一人骑马到场,眉目间一点红色朱砂,样貌俊美中自带着一股高傲,问道:“怎么回事?”


魏无羡一怔,没想到金子轩也在。


早年因为江厌离和金子轩拉拉扯扯的姻亲关系,魏无羡没少和金子轩闹不愉快,之后师姐终于还是嫁给了这只金孔雀,所有的恩怨便双双因此告一段落,都为了自己心里最好的人各退了一步。


谁知道终究抵不过天算,江厌离死在那场倾盆暴雨之中,魏无羡出逃,自那以后便再也没有见过金子轩。


魏无羡心口处被孕妇和胎灵袭击过的那道缺口一丝丝漫出黑气,好像压抑着什么困兽,滔天的悔意和歉疚顺着血脉泵至全身,双瞳忽然涌上血气,魏无羡猛然捂着心口单膝跪在草丛之中,随后双肩被一双手揽住,蓝忘机浅琉璃一般的双目对上他开始涣散的瞳孔,那边的金家修士正在跟金子轩汇报情况,魏无羡咬牙道:“蓝湛……”


魏无羡并起两指点在左胸,方才一直不记得修补的伤口泛出金光,透过外衣上之前被匕首一同切开的小洞,落进蓝忘机眼里。


之后魏无羡便再次陷入混沌之中。


====


六一节快乐❤

评论
热度 ( 66 )
  1. 淡🍁语-苗御寒的猫每天试图摸鱼中 转载了此文字
  2. 沉迷kkw美色御寒的猫每天试图摸鱼中 转载了此文字

© 沉迷kkw美色 | Powered by LOFTER